您现在所在的位置 > 首页 > 候鸟人才 > 人才风采 >

韩庆丽和她的琼海候鸟艺术团

2017-10-23 10:31:17 来源:
  英姿飒爽是66岁的韩庆丽给人的第一感觉——她说话语速快,动作麻利,走路带风,似乎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领导范儿。热心文艺工作的她现在算是琼海“候鸟”里的大名人,大家都亲切的喊她“韩团”。作为海南候鸟文艺联盟组织委员会轮值主席、琼海候鸟艺术团的发起人和团长,她打趣的说:现在每天的生活比工作时候还忙,有时候都顾不上吃饭。但忙归忙,我却忙并快乐着。“很多人都想不通,看我整天这样风里来雨里去的,说的不好听的就是你图啥?我想这是一种追求自我价值的肯定。”

  韩庆丽来自大连,是一名退休记者,今年是她来琼海的第7个年头。在买房这件事上,韩庆丽更是将她性格里的豪爽发挥得淋漓尽致——2007年,偶然听到单位有同事在琼海买了房,她打听后价格也不贵,寻思着大家一起过来也有个伴,当场就让同事给她下了定。“当时我连琼海在哪都不知道,付了定金之后回家上网一查,才知道海南有琼海这么一个地方。”如果说是“稀里糊涂”的买了房,但到了琼海,温暖的气候、舒适的环境、质朴的民风让韩庆丽来了再也离不开。自2010年第一次来琼海居住,韩庆丽便喜欢上了这个地方,且居住的时间越来越长,从最开始的3个月到后来的半年,这两年在琼海的时间都超过半年,她说很有可能以后就常住琼海了。一谈到琼海候鸟艺术团,韩庆丽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。从想法萌生到最后落地,韩庆丽花了两年的时间。个中的酸甜苦辣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  那是2012年,随着韩庆丽在琼海居住的时间越来越长,结识到越来越多来自天南地北的朋友——这些人懂得享受生活、寻找快乐。琼海候鸟群体人数庞大,以社区为单位进行人际交往,各个社区之间交流较少。纵观他们这一代人扛过枪、下过乡、打过夯、经过商,虽已居高龄但个个精神抖擞、多才多艺。“很多人退休前就是单位里的活跃分子,有想法有才华,如何把这些人凝聚在一起,丰富琼海候鸟生活,让琼海的候鸟参与到琼海城市建设发展当中来,成为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想法。”
  有想法,就去做;既然要做就做到最好。这是韩庆丽的人生信条。能到海南过冬的老人一般具备一定经济能力,退休后的生活无非就是唱唱歌、跳跳舞,尽情享受后半辈子生活。用文艺形式把大家聚到一起,是韩庆丽想到最快捷最有效的方法。
  有了初步构想后,她很快就行动起来——和各大社区的文艺工作带头人碰头接触,民政局、文联、文体等政府部门之间的来回奔波。终于在2014年4月,琼海候鸟艺术团正式注册成功。采访的这天,韩庆丽还在伏案整理团里的工作,只见工整的表格里清晰的记录着团里100多号人的具体信息,案头上堆放着当初为了注册琼海候鸟艺术团需要的各种材料,文件夹里各种表格也被她分文别类的收纳起来,就连艺术团注册的3万元也是她自己垫付的。
  韩庆丽自豪的说,琼海市候鸟艺术团成立近两年,社团不仅在人数规模上还是节目质量上都有了很大的提高,一个更大的潜在改变是全员的素质都有了很大的提高,“例如上次到琼海康乐人家敬老院慰问演出,由于下雨,团员们在演出之前主动给舞台除水,等到我们的时候舞台又积满了水,当时表演的是艺术团今年的王牌节目《在希望田野上》,其中需要多个下蹲、坐地的动作,但我们没有一个人受积水的影响,同样出色地表演完整个节目,赢得台下阵阵掌声。”艺术团的成立既丰富了广大“候鸟”朋友的业余文化生活,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、增进友谊的平台。韩庆丽说,作为“新海南人”,她们要用舞姿来表达对于这片热土的特殊感情,与海南人民一同分享健身运动的快乐!

  随着艺术团名声鹊起,慕名而来者越来越多。她笑说,现在要想加入我们艺术团,需要通过层层考核,面试和考试合格者才能获取资格。“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马洛斯分析了人的不同需求,我追求的就是一种自我价值的肯定。退休前我是一名记者,肩上担着舆论监督的重责;退休后也希望继续发挥自己的光和热,为社会做点事。现今琼海候鸟艺术团发展势头越来越好,我也在这个过程中收获到巨大的快乐。”

 采访侧记
  谈到自己的老伴,韩庆丽显得很平淡,但脸上始终洋溢着一股笑容。她说他们是患难夫妻,年轻时候为了支持老伴继续学业,她赚钱养家;后来有了孩子,王永堂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,打理家里的一切,洗衣、做饭,几十年如一日。她坦言生活无非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更重要的是包容和理解。“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都懂得,生活要舒心快乐,就要‘搭调儿’,还不能较真儿。”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,却蕴含着无穷的智慧。小编在韩庆丽的微信相册中看到很多她和老伴王永堂的合影,不管是走出机场、行走在路上或在旖旎的风光中,两老人总是手挽手,或老爷子搂着老伴儿的肩膀,羡煞旁人。

Copyright ©2016

电话:0898-66810540 传真:0898-66810545

ICP备案编号:琼ICP备090032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