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 > 首页 > 候鸟人才 > 人才风采 >

冯明祥:古稀返岗当顾问

2017-07-17 15:44:56 来源:
 

  东方“候鸟”人才冯明祥

  古稀返岗当顾问只为这片山和水

  一次偶然留在异乡一个召唤让他再度“出山”

  退而不休献余热直把他乡作故乡

  南国都市报记者

  贺立樊 姚传伟/文 刘孙谋/图

  下午五点一刻,临近下班时间,东方市水务局办公室走进来一位老人。他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,眉头紧锁。办公室副主任符哲川看见了,赶紧上前接过。“资料找到了吗?”老人问。“找到了。”听到这句话,老人的眉头解开了。他要的是一份关于各地河长制实施的资料,有了它,东方的河长制工作有了借鉴。

  74岁的冯明祥,与水结缘51年。自1966年进入水利行业到2012年留在东方,又因为一封信再度“出山”。早已退休的老人放弃闲适的养老生活,再次燃起对事业的追求。这一次,他已不是那个为了前程奋斗的年轻人,他只是一个心甘情愿守护家园山水的老人。

冯明祥在办公室内。

  半个世纪与水结缘

  原本上个月,冯明祥就应该飞回长春的老家,陪陪大儿子,照顾小孙子。可是直到5月份,冯明祥还留在东方,回家计划也被推迟到了7月份。“我是水务局的顾问,这段时间城区的内河建设正在关键期,我决定留下来。”

  冯明祥的办公室在水务局大楼的三楼,紧挨着副局长蒋开明的办公室。每天上班,蒋开明总会路过冯明祥的办公室。退休15年的冯老,总是一副认真模样,一边滑动鼠标,一边做工作记录。

  这位老人,半个多世纪的人生中无法被替换的,是他与水的漫长缘分。这段缘分起于1966年,23岁的冯明祥大学毕业来到吉林省辉南县水务局,从一名技术员做起,直到水务局局长。16年后,他来到水利部松辽水利委员会,2002年,他从厅级干部的岗位退休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但是,他接受了水利部的返聘,成为一名稽查人员,也因此改变了人生的轨迹。

冯明祥工作记录下的厚厚笔记。

  水务局的“智多星”

  51年,冯明祥的工作经历,比东方市水务局绝大多数工作人员的年龄都大。按俗话,他过的桥比别人走的路都多。冯明祥很珍惜他走过的“桥”,一个点拨,就能让年轻人快速“过桥”。

  今年3月,东方市被设为海南省河长制推行工作的唯一试点。如期设立河长制,必须确定河湖名录,并且开展硬件设施建设。

  穿过东方城区的龙须沟,是一条颇有历史的河,它的流域集中在老城区,如今狭小的河道已经落后城市发展。龙须沟的改造就此展开。去年3月,改造进行到护堤建设,一排电线杆成了“拦路虎”。“正好位于改造开挖的河堤范围内,周围又全是小巷子。”停电倒能解决,可是一根根八九米长的电线杆,如何运出蜿蜒狭窄的小巷子?城乡水务处的符毓胜十分为难,工期也因此延误了半个月。难题传到冯明祥耳朵里,他轻松一笑,来到施工现场。冯明祥提出,只有唯一的办法,“将电线杆底部切断,用吊车竖着吊起,通过小巷。”最终,难题顺利解决。

  如今的龙须沟,已经有了漂亮的护堤,眼前的河水,还是5年前的美丽模样。

  那是2012年,身为国家水利部水利工程稽查特派员,冯明祥率稽查组来到东方,还未下车,他就被车窗外的景色迷住了。“东方位于海南岛的西部中点,既不潮湿,又不炎热。”说服了家人,冯明祥在东方买了房,打算养老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那封信,冯明祥也许还是背着手走过河岸的普通退休老人。

  特殊的水利顾问

  冯明祥住在东方新城的一个小区,早上七点刚过,他推着一辆电动自行车出了门。他喜欢慢慢地骑过一条条小河,看看水质变化,想想今天要做的工作。

  顾问这份工作,在一般人看来,是“只顾着回答各种问题”;而在冯明祥看来,是“不能只顾着回答各种问题”。

  身为一名“发挥余热”的退休人员,冯明祥参与了东方全市水利工程建设“百日大会战”活动、水污染治理行动、水网建设“十三五”规划项目修订、水务建设管理规章制度起草等重点工作。谈及此,副局长蒋开明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今年4月份,东方市政府审议通过并印发了《东方市城镇污水排放管理办法》,这意味着东方有了专业、细致的污水管理章程。在此之前的几个月,一间办公室经常彻夜亮着灯,屋内投出的,是冯明祥埋头拟稿的身影。

  为了让东方并拥有系统的污水管理办法,冯明祥主动请缨。21条管理办法,冯明祥逐字逐句推敲,涵盖了法规、技术、处罚等方面。每次蒋开明将资料发给冯明祥,电话那头总会传来冯老的声音:“好,我一定整完。”

  51年前,23岁的冯明祥也有这样的干劲,伴随着他一辈子的水利工作。3年前的那封信,再度把它唤醒。

  2014年2月,冯明祥发现小区门口贴了一张什么东西。“《致广大‘候鸟’人才的一封信》?”冯明祥认真看了看,发现自己符合东方市寻找的“候鸟人才”标准。晚上实在睡不着,他告诉了老伴。没想到,老伴也注意到了。“你的选择我都支持,但是你可要想好了,以后可就过不上清闲的生活了。”是啊,辛苦了一辈子,已经退休返聘过一次,又是何苦再来一次呢?但冯明祥认真想了想,还是提笔写了申请。

  “东方已经成了我的第二故乡,我愿意守护它的山山水水。”当写下这句话,冯明祥的内心终于释然了。

  冯明祥走遍了东方的河湖水库。

  为了这第二故乡

  冯明祥又开始了工作的忙碌。这天临下班前,他来到城乡水务处,符斌将为他提供一份感恩河的材料。这条以东方古称命名的河流,他曾探访溯源。

  “确定河流名录,才能开展河长制,但是这个过程并不容易,必须找到水源地。”符斌随冯明祥参加了那一次感恩河的溯源之旅,山高路远,车子走不了,剩下几公里的路途需要徒步,“大家走得很累,冯老却突然停下来,告诉我们上游有采砂点。”符斌当时愣住了——所见之处并没有采砂点的踪影,这个结论从何而来?冯明祥说:“河水时而浑浊,时而澄清,说明上游的采砂点可能已经关闭,但是当初开采的坑洞还保留着,水流卷起了坑洞的泥沙,导致河水浑浊。”

  到了上游,果然发现了采砂点旧址,符斌嘴上不说,心里却默默地佩服。

  为了掌握区域内的河流信息,冯明祥走遍了东方所有17条大型河流。其中,他最挂念的是北黎河,这条河将流向东方的西湖,为湿地建设提供水源。

  “湿地公园建好后,东方将真正地与水交融,这里的孩子们长大了,它将成为记忆里最美的乡愁。”冯明祥看向远处的北黎河,望向了更远处的西湖,他把乡愁也种在了这里,他的第二故乡。

 

Copyright ©2016

电话:0898-66810540 传真:0898-66810545

ICP备案编号:琼ICP备16002837号